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

愛與逃離的求生之旅:駒月《她和他和她的澎湖灣:二弦夢》心得(有雷)

圖片取自駒月的粉絲頁


在這篇心得開始之前,我想問一句:「駒月,你是不是被路西法收買了?」小說書腰上所謂「隱藏路線」大概指的就是這回事:鄧平線理論上來說遊戲應該不會出現……吧。
 
好,現在開始終於來小說心得了。由於我沒玩過遊戲的緣故,所以這篇只單就小說來論。
 
基本上《二弦夢》從1949.7.13這天可分成前後兩部分,前半部是山東來台的學生們的生活,可以看到曉風幸運地住在洪家,以及其他學生們還得「打野食」的景況,並且大致刻畫了學生們的模樣;而後半段歷經713事件後,「餘生」的學生們從內心的流亡到真正逃離澎湖的過程。
 
我上一篇閱讀駒月的小說,是《守護她直到終結世界》(《我在侵占來的迷宮往美好人生直線前進》雖然買了但還沒看,跪一下QQ),和《守》相比,《二弦夢》進步幅度不少。
 
其中最明顯的大概是人物的刻畫部分。我不敢說每個人物都刻畫相當深刻,但無論是主角曉風,鄧平、鄧琳、孫儀芳、趙燕、魏芳、余浮生、洪志豪……雖然沒辦法說每個角色都具有相當深度,但要讓人記得綽綽有餘。
 
角色雖多,卻不會讓人搞混。裡面雖然有些角色我還是覺得個性上多少有問題(尤其是余浮生,那個年代的知識份子大多比余還要深沈很多,這是同時經歷左派啟蒙、右派中國民族主義抗日以及戰爭的動亂後,不可能沒有的深沈),但這……呃……也可能是遊戲設定本身的問題(汗),還好大致上角色並沒出現什麼太破格的對話或舉止,大致上還還算是有說服力。
 
前半段作者試圖刻畫角色們的日常生活,尤其是主角曉風的。這部分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語言,理論上來說曉風是操著山東腔官話的山東人,洪志豪是操著澎湖腔台語的澎湖人(澎湖的台語和臺灣本島的有些不同),這兩個人到底怎麼溝通我實在想不到,但小說裡面這彷彿這一切不成問題,這大概是我最疑惑之處。(不過之所以會有如此疑慮,還是因為我有個鄰居就是山東老伯伯,他的山東腔我再怎樣也只能聽的懂六成……)
 
不過去除語言這點,其他部分的刻畫是相當不錯的,我尤其喜歡寫到味噌粥的部分。駒月在《守》的時候便展現他以刻畫日常生活及食物來給人生活感的部分,這樣的寫實筆調使人很容易進入情境裡。只是我還是要再多吐槽的一點是,為什麼這些人出門都不帶傘的,明明也在澎湖住一段時間,知道這裡會下雨啊= =
 
後半段寫的最好的部分,大概是把「逃離」這概念刻畫得很清楚。駒月利用了曉風男扮女裝的特點(尤其在713後,男扮女裝更是逃兵的手段),把曉風逃避的形象刻畫更清楚。他逃避責任,逃避戰火,逃避問題……。
 
但這樣一個逃避的角色,其實很難推動劇情。劇情之所以能推動,其實還是因為愛的緣故。當所有的逃避都拯救不了生病的鄧平後,那麼曉風就觸底反彈,來到逃避底下的核心執念:「活下去!」而這一反彈,就讓他們逃離了澎湖(也帶走了孫儀芳,因為希望孫活下來),來到了臺灣。
 
整體而言,這篇小說雖然還是有可以吐槽之處,但的確比《守》進步不少,這點值得稱讚。而我也大致可以瞭解為什麼駒月說他看713事件史料覺得沒什麼幫助了,因為這篇小說僅僅是713事件的某種側寫,而非直接從核心人物觀看整起事件。不過老實說看史料不可能沒幫助,起碼對於進入當時的人的感覺結構是相當有幫助的。必須瞭解當時的人怎麼想、他們的行事邏輯是怎樣,才有辦法還原,或者以自己的方式重組,這比無中生有容易並且保險,比較不會去觸及到實際經歷過、或牽扯到這些事件的人的敏感神經。
 
我不確定駒月之後打算朝什麼路線前進,臺灣文史是我很希望創作者可以投入創作的方向,但老實說臺灣文史路線寫起來是相當困難的,最主要是必須要有讀史料或研究的時間(閱讀能力倒是還好,說實在歷史系或臺灣文學系所的論文並沒這麼難閱讀……只要沒有使用一些法國思想家的文化理論的話)(傅柯、布赫迪厄、德希達……我就是說你們),以及在創作時,不被史實的細節牽著走的、說出好故事的能力,去瞭解哪些部分得以虛構而不會觸犯倫理。
 
這都需要時間與精力,雖然我相信會是值得的,但那是很疲倦而巨大的工作,唉……
 
最後再花點篇幅介紹713事件,基本上這是1949年發生的白色恐怖案件之一。臺灣的白色恐怖以1949.4.6.警察們逮捕大學生的「四六事件」為起始。四六事件不只讓國民黨察覺共產黨在臺灣的蔓延(雖然這蔓延起因於228事件後臺灣人對國民黨的幹意,導致他們加入反對國民黨的共產黨),其大肆逮捕與之後的《懲治叛亂條例》、《動員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等,也標示節節敗退的國民黨打算把臺灣當作最後基地的一連串前行動作。
 
713事件是一群流亡在澎湖的山東學生們被迫當兵的事件,發生在1949.7.13.,當時他們把所有澎湖男學生集合,只要身高高過於槍,就要當兵。有些學生不願意當兵,校長也替學生說情,結果軍方開槍,抓人,誣陷為「共匪」。這事件由於受害者的特殊性,以及長期的戒嚴與白色恐怖,長期以來不為人所知。
 
當知道這樣的事件後,我覺得駒月選擇的角度其實相當不錯。說到底,主角們都是713事件的倖存者,死裡逃生的他們要怎麼度過這餘生?要怎麼在這壓力越來越大的環境活下去?逃離危險是一個,用愛維持著求生的信念也是一個。結局裡他們來到臺灣時,小說最後一句話是這樣說的:
 
「而這兒的海風,似乎一樣腥鹹。」
 
澎湖是白色恐怖籠罩的孤島、監獄,那當時的臺灣又何嘗不是?但他們逃離澎湖的姿態,也預示了他們往後將如何在這座島上繼續活下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